assec_

冷静,一定会有蛇泉的🐍

©assec_
Powered by LOFTER
 

关于明萤和刀剑的一点感触:D

肩井七子:

        昨天跟帕兹太太聊了很多,被虐得昏天黑地的同时…也有很多感触,其中最触动我的果然是→刀剑们相爱就是酷刑,事已至此尚未心死,那真是了不得的坚强和不敢想的哀伤。

        造物主给了刀剑可思可想的灵体,名曰付丧神——让他们明白了爱,明白了恨,却不给他们去爱、去恨的能力。他们和人类一样在思虑里挣扎,但历史不管如何风云变幻却与刀剑们的喜怒哀乐毫无瓜葛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承受着和人类同样的悲欢离合,却无法像人类一样为了心中所想而奋力奔走;他们在茫茫世间存活上百上千年,看山穷又水复,观春去又冬来,到最后何去何从却从来由不得他们自己。到头来所思所想都成枉然,郁结在心头的感情变成至死方休的凌迟——然而向死却也是奢望。

        想得,念得,求不得;爱得,恨得,由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 他们或许正是人类妄念的凝结,纠葛的聚合,所以他们被称之为“神”,那正是“可望而不可得”的象征。或许人们更多的是认为那刃上凝聚的是斩绝的剑魄、傲然的武魂,但那刃斩不断正亦斩不断邪,斩不停碾转向前的历史,更断不了绵绵无绝期的爱恨与情思——然而人们依旧在挥舞,在求与不得之间永世轮转。

        这正似刀剑们那跨越几百几千年的梦,在梦里我们翻山越岭踏遍山河千秋,肝胆仗义鸦杀三千世界,我们戚戚共寝至微微天明,似乎听到你在枕边含笑,对我说今早花儿开得正好,我想说不如你好,睁开眼,竟又是一个孤独冰冷的黄昏月明。

        可以思念却无法奔至你的身边,可以相恋却无力护你周全。情再深意再切却依旧只能是残缺,愿思绪能随你去了远方,在那远方我们不再是刀剑,只是你,只是我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抱歉,这一辈子,我们无能为力,身不由己。



  1. assec_肩井シチ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