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sec_

冷静,一定会有蛇泉的🐍

©assec_
Powered by LOFTER
 

三题故事 1

今天的三个词语来自文学少女 渴望死亡的小丑。

初恋;草莓大福;国会议事堂

attention:稍微有点黄....可以的话请继续向下拉



草莓大福,在绵软的糯米团中填进草莓,里面慢慢肿胀起来,感受体内的形状,羞涩的流下喜悦的蜜汁,带着快意颤抖,扬起脖子细细的呻吟,欢愉的攀上巅峰....是这样下作的N流,不,N+1流也说不定的色情小说。说起来也没有读者会愿意看这种东西。

不入流,又奇怪,又微妙,又想让人尖叫,又难受,又荒唐,又恶心,又不忠。

这个夏天,阿柒的男友死了。

与其说是男友不如说是床伴,这个53岁的老男人倒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。阿柒缩在一堆枕头里用被子把自己埋得只剩眼睛,男友正在镜子前打领带。她看着那团皱巴巴的皮肤抽拽着布料,活像一条老蛇。阿柒的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老公鸡回头瞥她一眼:“安静点,你个小哑巴。”

阿柒是七年前遇到他的。那时她刚和初恋男友分手,买了一盒草莓大福蹲在马路边哭得抽抽噎噎,眼泪鼻涕糊了一脸。当她极不雅的抓起大福狂塞时一辆劳斯莱斯停在她面前,“别哭了,漂亮姑娘不适合哭脸。”阿柒抬头,看到车窗里露出那张居高临下的脸,不留痕迹的挑起嘴角。

在那之后没几天他们就上了床。阿柒是哑巴,只会发简单的音,但这对老公鸡来说没什么,他需要一个能叫的床伴,仅此而已。并且我发誓没有任何人需要一个叫床声是“嘎——”或者“哈利路亚——”之类的床伴,他们会“啊”就足够了。

甚至老公鸡更喜欢哑巴,他们从不会泄露什么消息,上帝早在他们降生之前就用蛇形锁链勒住了他们的脖子强制消音。完事之后多数是老公鸡的喋喋不休,国会那群人包了多少小姐公费出游,Q国女王多好看。今天他们,欧不,是他单方面说到在国会议事堂开会,作为议事长正在盘算的出兵Q国抢走女王的计划,他唠唠叨叨越讲越激动,甚至盯住阿柒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,她是我的。如果不带着贪婪和裸露的欲望这将会是一句很棒的情话。阿柒没来由的轻轻一抖,这让她有些发毛。

老公鸡似乎激动过了头,他的手粗暴地扯开阿柒的被子。阿柒顺从地被推回床上,用两条长腿绞住他的腰,左手却从一边的桌子上拈过一颗草莓大福用牙齿轻轻咬住,微微歪头暗示对方。薄薄的唇在晶莹的团子衬托下显得娇嫩欲滴,看得老公鸡呼吸一滞。当他急不可耐的连阿柒的双唇一同纳入口中时,身下的女孩却出其不意的一下子扭转了局势,纤纤素手毫不留情的掐住他的脖子。慌乱中他本能地想吸气却一下子被草莓大福噎住了喉咙。

挣扎了一会儿,他死了。

阿柒从老公鸡身上翻下来走到窗边,掏出窗帘后的手机打了个电话。“任务完成。”冰冷的声音响起,却又瞬间染上了温度,:“噢,当然。嗯,没有人发现,能为Q国出力我很荣幸。“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,阿柒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
”我知道,国王,您是我的初恋,我也是您永远的皇后。“

手边,人皮面具空洞的眼眶被塞上了两颗大福。